首页 法院概况 新闻中心 诉讼服务 司法公开 法院文化
今天是:
您当前所在的位置:首页->平罗县法院->法院文化->法官文苑
法庭那些年

  

“回首芳华 见证成长—我与宁夏法院 ”征文

 

法庭那些年

平罗县人民法院审判委员会专职委员  何志兵

 

2001年我从乡镇调入平罗法院。我是学法律科班出生,对法律充满敬畏,对法官这职业更是向往已久。调入法院工作当然不知有多高兴了。当当事人说“何法官,你好,我想问个事”之类的话,尽管那时我还不是法官,但心里还是特别的高兴。当然了,我也盼望自己早日成为一名真正的法官。2003年我成为平罗法院通过国家司法考试获得A证的第一人。清晰的记得,当时孩子刚生下才几天,妻子还在医院,是同事帮我拿回了法律职业资格证书,看着正副本上时任司法部长张福森的签名,看着A证的标识,又想想刚喜得贵子,觉得自己是天地下最幸福的人了。但转眼间,心中又有一丝隐忧,自己可能会被派到法庭去工作。因为当时院里审判员相对比较短缺,不少下法庭的同事要求回院里。想想自己取得了法律职业资格证,会很快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如果人员要交流,自己肯定会被院党组派下法庭。说实话,暂时是不想去法庭的,一个是当时孩子才生下几天,尚在产期的妻子一个人照顾孩子有困难,另外可能是才从乡镇上来几年,还存在思想上的惰性。为此,还找院长把自己的想法谈了。但当2004年我被任命为助理审判员后,随后就被院里派往黄渠桥法庭。

黄渠桥法庭,一个座落于黄渠桥镇文化街的法庭,是平罗法院四个派出法庭之一,管辖黄渠桥、宝丰镇、灵沙乡、惠北乡、高庄乡五个乡镇的民事案件审判及执行工作。黄渠桥自古就是一个历史名镇,国道109线和昌润渠纵贯该镇南北,商业比较发达,黄渠桥羔羊肉更是闻名遐迩。但是第一次走进法庭时,给我印象是破旧。面南六七间破旧低矮的红砖房,面东有一间大房间是审判法庭,桌椅陈旧,地面高低起伏,很难想象这样的地方能是庄严的法庭。后来的时间也印证了我的看法。基层法庭很少有案件在大法庭开庭审理的。大部分案件在办公室就审理完毕了。要么调解要么当事人在办公室内各坐一边,办公桌就是审判台,法官往那里一坐就当是开庭了。唯独法庭的小院还是让人挺喜欢的。我去的时候正是5月份,院子里的刺玫花开的正艳,散发着沁人心脾的芳香,东南拐角有一方菜地,里面种着茄子、辣椒、豆角等蔬菜,长势非常喜人。

我和法官老张是一个办公室。老张家是青海的,土族人,是一名退伍军人,曾经当过大水沟法庭庭长(后来搬迁到崇岗镇更名为崇岗法庭再后来搬迁到沙湖又更名沙湖法庭),姚伏法庭庭长等,他喜欢法庭的清静,一直不愿意回院里工作。他是一个非常勤快的人,种地可是一把好手,无论在哪个法庭,小院子里的菜地都被他耕种的生机勃勃。第一天到法庭时,正好有一个供水合同纠纷案件要处理。他对我说“我这人脾气不好,爱发火,这个案件你去调解处理吧,卷我订”。说完他就出去干活去了。以前在院里虽然也处理案件,但那是法官在的情况下,协助法官办理案件。现在要一个人独自承担起案件的处理重任来,当时好紧张。好在案件也不难,半小时后案件调解完毕。我把调解协议拿给他看,老张说“到底是学法律的,不错。以后你就给我打个下手”,当时说的我好紧张又好激动。可是可爱的老张法官当年的5月说要去北京女儿处看病,结果在去的路上,在火车上就病情严重,在北京去世了,终究再也没有回到他喜欢的法庭,他喜欢的小菜地里。我也没有能再从他身上学到更的多的经验,但心底里一直把他当师傅。

法庭的工作全然不像院机关那样中规中矩,立案送达开庭执行全都是自己根据需要安排,相对要自由的多。我们通常是周一送达,周二周三集中开庭,周四周五执行。我记得有一次一天安排了十几个庭,如同唱戏一般,你方唱罢我登台。一直到晚上八点多,终于调解完最后一个案件。无论是当事人还是律师甚至于自己,对我们工作敬业精神都佩服的五体投地。大家辛苦并快乐着,有时天晚了就不回家,晚饭后,大家围坐在法庭的餐桌前,嗑着瓜子看着电视拉着家常,偶尔高兴了还来上几样小菜喝上几瓶啤酒。

那时的法庭最难熬的要数冬天,没有暖气,都是煤炉取暖。由于房屋修建的比较早,窗户的密闭性也差,白天坐在办公室里地当中的炉子烧的通红,但脚却冻得发木。晚上值班冻得蜷缩在被子里,恨不得把所有能盖的东西都盖上。早晨起来脸盆里的水都能结上冰。

要说生活上的艰苦还不算是最苦的,最可怜的是有一段时间居然没有个自己的办公之地。2005年也就是我刚被任命为黄渠桥法庭庭长的第一年,说是一庭两所(即法庭和公安派出所、司法所)要建一栋楼,拆除法庭。结果是法庭被拆除了,建起的楼给了派出所了。当时院里面的人手也特别紧张,我们只好搬回来组成巡回法庭办公。人民群众对法庭搬院里办案是有意见的,连续几年人代会上都有代表提出法庭要设在离当事人最近的地方,方便群众诉讼。最高法院也提出了法庭设置的两便原则。于是2008年,我们又被派了下去。但办公场所在哪呢?刚开始我们租借黄渠桥村村委会办公,结果不到一年,正值周未接到通知说,上级组织部门认为村委会将办公场所出借违反规定,要求我们必须搬走。我只好带着大家将办公设备搬到一户熟人家中。那时自己感觉如同丧家之犬,心情糟糕到了极点。后来又在黄渠桥老市场门口租了一间门面房办公,面向北开,环境更加恶劣,冬天寒风和沙尘直往屋里灌,冻得人都没法办公,夏天对面的垃圾堆臭气熏天不说,成群的苍蝇只要你一开门如同云朵扑进屋子里。既便是这样,我们的审判执行业务工作一点也没有放松,在五个基层法庭中(后来加了头闸法庭)黄渠桥法庭的审判执行案件是最多的,法庭五个人依旧发挥出了高度的团结协作精神,继承了老法庭时的优良作风,连续两年考核黄渠桥法庭都是一等奖。

随着上级部门对基层基础设施投入的加大,建筑面积达585平方米的新法庭终于在201010月投入使用了。这是平罗法院五个基层法庭中第一个按照标准化建设的法庭,立案区、审判区、办公区、休息区等等功能完备,电信宽带也全部接通。新法庭剪彩那天,我如同一个漂泊异乡回到家的游子喜极而泣。整整五年,说是基层法庭确有名无实,有名无家。

新法庭新气象,在新的工作环境中,全庭人员的工作劲头更足了。除了我们的审判执行工作继续在五个基层法庭中保持领先外,我们还注重法庭文化建设,在新法庭打造文化走廊,开设全区第一个基层法庭网站。我们的工作受到上级部门关注,时任自治区高院马三刚院长莅临法庭指导工作,给了我们极大鼓舞。组织上也给予我本人特殊关照,2012年我评为自治区党委建设学习型党组织领导小组评为“建设学习型党组织先进个人”,还被高院提名为全区十佳法官候选人。

20136月,我被调回院里工作。离开了工作近十年的黄渠桥法庭。十年间,法庭的人换了一茬又一茬,十年间法庭的地点换了一个又一个,但这十年间,司法为民的情怀一天也不曾忘记,十年间定纷止争的职责一天也未曾懈怠。转眼间回到院机关又5年了,但梦里时常回到法庭,梦见和我一起工作战斗的同事,尽管他们中有人已经远去。那是我最值得珍惜的十年,最有成就感的十年,我将永远铭记黄渠桥法庭。

 

             

来源: 责任编辑:
☆ 平罗县人民法院网版权及免责声明:
① 凡本网注明“平罗县人民法院网”的作品,版权均属于平罗县人民法院网,未经本网书面授权不得转载、摘编和使用。已经本网书面授权使用本网作品的,应在授权范围内使用,并注明“来源:平罗县人民法院网”。违反上述声明者,本网将追究其相关法律责任。
② 凡本网注明“来源:XXX(非平罗县人民法院网)”的作品,均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
③ 如因作品内容、版权或其它问题需要同平罗县人民法院网联系的,请于文章发布后的30日内进行。